王辰予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王辰予弈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宋领娣纠结了一会儿,碍于自己拿到的“身份”太过尴尬,还是忍住了没吭声。

    房东本来还没这么大的火气,瞬间怒气冲冲地叫道:“都给我站住,你们跑什么!”

    除开那些血腥的场景之外,温攸宁仔细得检查了一遍床位上的其它部分,却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痕迹。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们现在对这个直播场景中的NPC也充满了恐惧之情。

    这种普普通通的床板,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这种力道。

    温攸宁微微摇了摇头,安抚的小声道:“没事,别慌。”

    血腥恐怖的场景,给人带来的影响和刺激是非常大的。

    果然,群租房的门是开着的!

    宋领娣轻声问道:“鱼贩子可能面临的死亡危险是?”

    宋领娣接上,“我们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搜查一下三楼的线索吗?”

    温攸宁这话一出,在场的四个人,脑海中几乎都能隐约浮现出一个大概的灾难性恐怖场景。

    温攸宁:“死者遭遇的伤害,不可能来自于他正常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然的话,那个力道,一定会把床板和人体碾碎在一起。”

    宋领娣:“但是我们昨天夜里又全都听到了惨叫声,和这个人昨天晚上出现意外的情况,也能对得上。”

    房东的眼神里还带着些许愤怒,不过好在,这份怒意,似乎并非是冲着温攸宁四人来的。

    下一瞬,三个人直接匆匆忙忙的夺门而出。

    并且,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宋领娣想了想,倒是被说服了。

    再一看躺在床上的死者的尸体现状,几乎和那种土方车造成的车祸现场完全相同……

    赵民有些迟疑的小声和温攸宁说道:“你是故意把那三个家伙支走的?”

    “而且,”温攸宁继续道:“没有房租,被房东赶出去,的确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让他们先出去,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避开房东。”

    死者的床位上铺满了鲜血和肉泥,稍一走近,越发刺鼻的血腥气味更是让人本能的作呕。

    “欸?你们等等,房租--”

    温攸宁点了点头,“但是现在还只是猜测而已,线索太少了。”

    温攸宁摇了摇头,这个问题的原因,他一时之间也没有理清头绪。

    赵民和宋领娣也面露焦急之色,声音压得很低,几乎是用气音说道:“房东怎么又来了?”

    年轻人和宋领娣微微一怔。

    赵民:“所以,这个人的死亡,的确发生在了夜里。”

    年轻人:“交通事故的场景一般也没这么吓人吧……”

    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把三楼这间群租房的门关上,所以楼道里传来的声音才会这么清楚。

    按理说,足以将一个人碾压成片状肉泥的状态,需要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温攸宁却是在观察完周围的情况后,强迫自己把视线转移到了死者本人身上。



    他眼神仔细而认真地盯了一会儿之后,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测,开口说道:“现实世界里,其实也存在这类情况,可以造成类似的死状。”

    赵民直接捂住了嘴,又忍不住干呕了几下,脸色苍白得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

    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灵感之后,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温攸宁低声说道:“有没有可能,死者本来的‘身份’,其实就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被叫道的三楼三个人自然是头也不回,“砰”的一下关上了门就闷头朝着楼下跑出去了。

    三个人脸上顿时一慌,当着温攸宁四个人的面,急得就仿佛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说话间,温攸宁已经走到了昨天晚上出事的那个房间里。

    很快,房东站在外面又喊了两嗓子,然后便气得转身上楼。

    最初的时候,那三位对季予怀他们肯定多少怀着点戒备,但是,在危急关头,温攸宁他们这种活生生的人,至少比直播场景中的那些鬼怪要安全很多。

    年轻人猜测道:“死者被那个怪物的声音所洗脑,人体被控制,就是他的直接死亡原因?”

    年轻人立刻回答道:“给鱼刮鱼鳞的时候,不小心用刀捅伤自己?”

    不然她其实还挺想问问,自己可能遭遇的死亡危机是哪种类型来着……

    赵民怔了一下,喃喃道:“这么说的话,也未必是交通事故,也可能是建筑工地上出现的安全事故……而且,住群租房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社会底层,在工地上干活,的确更容易遭遇这类安全危险……”

    听到这句,温攸宁的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正说着呢,楼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而且显得极为真切和清晰。

    不过,他倒是又想到了另一个和这起死亡事件有些关联的信息,简单提醒了一句道:“原则上,市中心的很多主干道,在白天车辆多、行人数量也多的时候,是完全不允许土方车、泥头车一类的车辆行驶的。运输车可以行驶的时间段,一般是晚十点之后,早五点之前。”

    温攸宁轻声提醒道:“普通的小轿车相撞,一般来说,就算出现了伤亡,也不会这么吓人。但是,如果是那种严重超载的土方车,更甚一点,货车上运的不是沙土或者石块,而是密度更高的重金属,那么,这种车辆一旦发生侧翻,车身加上货物的重量,足以将一个普通人直接碾碎成肉泥。”

    其中一个黄毛双手交握在一起,急切地叫道:“怎么办怎么办?”

    下一瞬,熟悉的钥匙插入钥匙孔,粗暴的转动然后开锁的声音响起。

    温攸宁四人还留在三楼的群租房里,隔着门板,依旧把房东愤怒的吼声听得清清楚楚。

    倒是三楼那个身上长了鱼鳞的人,说起来好像是在菜市场给卖鱼的人干活的小工来着。

    宋领娣也顿时精神一振,“建筑工地上的人,应该会见到比较多的土方车、泥头车这类工程车辆吧?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最近发生了类似的交通事故。”

    “不能让房东进来,不能让她看到死人的痕迹,万一她要报警把我们赶出去怎么办?”

    另一个瘦子则是当机立断道:“我们现在就去小额信贷那里骗钱--不是,借钱!”

    温攸宁瞅了看不清脸的年轻人一眼,帮他补充道:“还可以是菜市场小贩之间的冲突、和顾客之前的冲突、海鱼里附带了有毒的水母,被咬一口却没当回事,都有可能。”

    宋领娣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她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却因为心惊而依旧有些微微的发颤,“但是,他在群租房床位上呈现出的死状,为什么会是被土方车侧翻碾压?”

    温攸宁还不忘伸手把里屋的这扇门给带上。

    说话间,他们已经立刻从满是血腥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温攸宁立刻压着嗓子提醒三楼的这三个人道:“是房东的脚步声。”

    年轻人点头,“确实,就算是随随便便把一个人自己往床上用力一躺,这个人能压出来的印子,也不只这些。”

    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了房东那熟悉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手里拿着钥匙的房东,依旧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打扮。

    年轻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二楼群租房里,那个一家三口住在一起的男人,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上好像有挺多的沙土,是不是在工地上干活的人?”

    温攸宁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其实,就算他们三个在这里,我们提出一起收集一下线索,他们也会答应的。”

    近距离直面这类场景时,有人能够客观冷静的判断,有人则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然而在这种时候,自然是没有任何人会理会她的。

    他虽然已经在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呕吐的感觉了,这会儿跟在大家身边,依旧是脸色一片惨白。

    温攸宁也语速飞快,建议道:“直接出去,把门关上,别和她打照面,最好让房东看到你们冲出去的背影,让她意识到你们出门了,然后,你们等下再拿着房租回来直接找她。”

    联想到现在能够明确“身份”的宋领娣、还有长了鱼鳞的那个人,年轻人忍不住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你是说,我们可能遭遇的死亡危机,和‘身份’有关?”

    最可怕的是,这种堪称恐怖的交通事故,其实并不罕见。

    刚刚那三位看得出来,都是些普通人,胆子不大,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

    正手足无措的三个人一听就觉得有道理。

    温攸宁等人顿时一愣,飞快得交换了一个眼神。

    还在三楼群租房里面的温攸宁等人听着“咚咚”的脚步声越离越远之后,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

    年轻人摇头,试图比划着解释道:“那种很大的活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就算收拾了鱼杂,肌肉神经还没有完全死亡,尾巴的力道很大的,如果碰巧的话,完全有可能出事。”

    长了鱼鳞的家伙更加惊恐,他还记得温攸宁刚刚说过的话。

    赵民正好就是后者。

    赵民一向受不了这种血腥场面,但是,听到温攸宁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几乎是失声叫道:“我知道了,是车祸!”

    宋领娣嘴角一抽,“刮鱼鳞而已,把胳膊手上划一道,也就顶天了吧?”

    温攸宁下意识的回头。

    甚至于,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租住了二楼的温攸宁四个人一起出现在三楼这件事,只是鼻子里喘着粗气追问道:“那几个人呢?”

    房东都已经从四楼下来,马上就走到了三楼门口,看到有人冲出来,自然要开口叫住他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

百家文学 挑灯看书 儒学书屋 漫客文学 博弈书屋 博凡文轩 无忧书苑 墨道阁 百文斋 三顾书屋 爱好文学 旺仔书屋 凯翼文学 灵魂书轩 YY文轩 春风文学 聚缘书屋 半味书屋 孤灯阁 七味书屋 以山文学网 尘宵小说网 归云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紫翠文学网 青衣文学网 文渊书屋 众阅阁 静思文学网 洛熙文学网 半抹文学网 忆悟文学网 文启书库 雅轩书屋 曼香小说网 墨香书苑 碧凡小说网 书易小说网 曼文小说网 恍如小说网 沉静书屋 风范文学网 芳华小说网 高雅文学网 绰约小说网 博羽书屋 安欣文学网 顾念书屋 月影小说网 夏至阁 迟暮小说网 紫翠轩 寒荷书屋 云崖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