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珠葡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坠珠葡萄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么多年,冯晓才被她拖得,心也差不多死绝了。

    单星回明白了,原来她是生气他放学的时候,没吱上一声,自顾自的打篮球去了。

    这可吓坏了沈岁进,她从出生开始还没听过这么肮脏下流骂人的话,不由一张小脸煞白了几分。

    冯晓才四十五岁的时候,被前妻嫌弃窝囊协议离婚,就连唯一的女儿,法院都判给了前妻。

    说完拎起凳子上的书包一溜烟跑的没影。

    他去京大找她,半个月来一连四五次都扑了空。

    汗珠垂在少年额前的留海,金色的霞光被包裹进透明的水滴里,不知是为了喘气,还是为了赔罪,他气喘吁吁的弓下腰,仰起笑脸,赔罪道:“不生气了吧?西瓜味的冰条。”

    终于,单星回憋不住了,停下脚步,转头问:“到底怎么了你?”

    于是下午放学便和陆威,还有几个平时和陆威一起打球的男同学,相约去操场切磋切磋。

    她想从他这谋点好处和打探点消息的时候,就冯处冯处的叫他,骑在他身上一会冯老师、一会冯亲亲的呻/吟着醉生梦死;不需要他时,见他一面都嫌恶心似的,一遍遍拿“冯四调”挖苦糟践他。

    等单星回和几个男生,满头大汗的回到教室的时候,意外的,沈岁进还没有走。

    一只被人穿烂的破鞋,他信了她的才有鬼。

    冯晓才指间的烟灰,都快烫到肉了还不知道弹掉,他讷讷问道:

    在体制内,能拿这样的蛀虫怎么办呢?又不能开除,便只能冷落他,彻底把他当空气。

    他一个离了婚的中年单身汉,虽然混得不怎么光彩,但毕竟大小也算个官。

    “那她怎么盯着你,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陆威拍了拍他的肩,祝他好运道:“我家司机到了,我先回去咯。”

    对比前妻,虽然前妻已经身居要职,但华秋吟胜在年轻,光是这一点,就强过前妻百倍千倍。

    华秋吟实在想不通,上天为什么要让这个恶心的男人来纠缠自己,就因为一次学校和教育局的饭局上,她喝醉了酒,而冯晓才这个又秃又老的男人占了自己的便宜,之后就像甩不掉的牛皮糖彻底赖上了自己。

    沈岁进把视线从书本上调开,睨着打完球脸颊通红的单星回,脸色更不高兴了。

    “一起回去?”单星回发出邀请。

    只不过沈岁进很快就辨认出了争吵声里的那个女声,这声音她可太熟悉了,不是华秋吟还能是谁。

    本来这也没什么,这家属院里住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一多,就难免有磕碰龃龉。

    譬如爸爸总说等妈妈病好后,他们一起去迪士尼,又譬如妈妈总是答应会好好等着她长大,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

    他强了她的时候,她的身子都还是干净的。

    可到底最后哪一个承诺都没有实现。

    就连单星回都拉过她的袖子,提醒道:“是那条蚯蚓!”

    冯晓才经年累月在单位受到冷遇,恶性循环之下,便开始彻底自暴自弃,不仅在单位明目张胆的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到了单位组织的饭局上,也肆无忌惮的开黄腔摆官腔,把社会上地痞流氓的那套,活灵活现的也搬到官场上来。

    之所以叫他冯四调,是嘲讽他都快退休的年纪,才在体制内混到最低级的四级调研员,虚处级。就这,都还是单位可怜他这么多年,一直勉强算是无功无过又没得到晋升,才在年初开会的时候提议提拔的。

    一路安静的,就连矮墙和屋檐上的乌鸦叫都特别扎耳。

    系主任劝说:“老冯啊,这么多年,这回看来你是真的没戏了。”

    几番比拼下来,果然是专业的干过了野路子。

    这个女人的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和他一样会跑火车。

    单星回听了直呼牛逼,还能有这操作?

    不过这并不妨碍单星回交朋友,在球场,一整场交接互动下来,陆威对着从来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单星回能有这样水平的球技,心底也很是佩服,回头还打算自己训练的时候,也喊上单星回一起去体育馆,一块进步。

    好在单星回和他老子学了些油腔滑调的本事,吭哧吭哧的八百米加速跑开,留下一脸出神伤感的沈岁进呆怔在原地。没多久,就又看见他呼哧呼哧地手上拿了两根冰棍儿,呼吸急促的跑停在她面前。

    沈岁进有点委屈,他们男生像另一个物种,永远不会明白女生到底多需要安全感,而答应过的事情没做到,到底会让人有多失望。

    沈岁进丢完垃圾,两人再走到一起,就和好如初,肩并肩,并排前行了。

    说着便摘下单星回手中只吃了一口的冰条,打算找个垃圾桶一起丢了。

    单星回对于她扔掉冰棍儿倒没什么疑义,毕竟拐个弯马上就到家门口的巷子口了,要是撞上自家的段女士,见他不仅自己吃冰棍,还带坏了沈岁进,少不得又是一顿鸡毛掸子飞上天。

    单星回给了她一个示意淡定的眼神,他在乡下听村民们互相骂街可比这精彩多了,这种小儿科压根只能算个前菜。

    自从母亲离世,沈岁进就对健康饮食这件事似乎有着某种执念,虽然有时候也贪嘴零食,但是这种几乎没有健康含量的零食,她宁愿压着馋,也不会吃。

    于是掏了烟给她的系主任,两人在她空落落的办公室外,吞云吐雾的闲扯了起来。

    沈岁进踢了踢脚下的石子,昂起下巴,别开头,倔强陈述道:“段阿姨让我们一起回家。”

    就前半个月,为了给她带的学生打探点今年秋季招考内容的消息,华秋吟又去了他家,一进门就蹬了脚上的高跟鞋,一边脱着透明肉色丝袜,一边哄他说:“冯儿,我不想折腾了,咱们领证吧。”

    女孩儿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呢。

    听说陆威他爸是体育局的,陆威从小就爱打篮球,他爸便让国家篮球队的教练私下找了两个队员平时锤炼陆威。

    华秋吟就是那个被他唬住的猎物。

    只听华秋吟寸步不让反驳道:“说谁是婊/子呢?我是婊/子,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嫖/客?!当初要不是你使了那么龌龊的手段,我能和你有什么瓜葛?你要是再到我跟前纠缠,我就去公安局报案,叫你彻底吃不了兜着走!”

    沈岁进依旧阴沉着脸没出声,但手上的动作已经开始收拾起书本和笔盒。

    班级里的同学做完卫生都已经回去了,就连抹的湿漉漉的地板都已经风干很久,留下一道白一道灰的扭曲蛇形拖把印记。

    沈岁进第一次对单星回露出大为赞同的赞赏表情,双手一击,叫好道:“对,蚯蚓!”

    单星回第一次在球场上输的这么彻底,别说面子了,就差连底裤都要掉在地上了。

    谁知道半个月前还像爬藤植物一样扭曲在一起的人,转头却给自己立起了贞节牌坊。

    单星回差点晕倒,就为了这个,也值得置气?

    要不是他的书包还留在凳子上半敞着,她估计还会以为他是撇下她独自回家了。

    陆威拧了一把单星回的背,贴在他耳边示意他老实点:“你惹到沈岁进了?”

    而华秋吟,那会还是京大的研究生,又是外地人在北京,便很是乖巧顺从。

    沈岁进认真地说:“真的,糖精吃不好,你也别吃了,下回我请你吃纯奶油做的奶糕吧。”

    “没有啊。”单星回不动嘴型,擦着牙齿小声回道。

    妈妈的病根本就不会好,许诺的迪士尼变成了遥遥无期,而说好的长大,却会如期而至,只不过陪伴她的,再也不会有母亲这个角色。

    单星回闻言也咬了一嘴手上的冰棍,觉得还好,于是批/斗起她:“你这嘴真刁啊,非得说咱中国的冰棍不好。”

    华秋吟面露讥讽,冷笑道:“冯四调,我看你是彻底疯了,好好的清闲衙门待腻了,想挪个地儿,换口牢饭尝尝。”

    男人气得龇牙咧嘴,震颤道:“你跟我好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老情人回来,就开始嫌弃我,想一脚把我给踹了,有这么好的事吗,华秋吟?”

    单星回单肩挎着书包在前面走,沈岁进踩着夕阳下他长长的影子在后面跟着。

    在冯有才眼里,一个失去青春绝了经的老女人,拿什么和黄花大闺女比?

    像是故意赌气,并不和他并排走。

    “蚯蚓……”大概说的就是华秋吟的吧,秋吟,蚯蚓,她怎么没想到呢?

    沈岁进憋着笑,傲娇的接过他奉上的冰棍,撕开包装,大口一嚼:“嗳,过分了啊,全是糖精的味道!”

    自从离了婚,冯有才便彻底活成了没脸没皮的癞汉,在单位不思进取,占尽公家的小便宜,成了单位里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过街老鼠。

    冯晓才满是自得,打起算盘要和华秋吟扯证结婚,没想到华秋吟却背地里使了坏招,攀了京大当时还是副校长的沈怀民的高枝,不仅留了校任职,还哄得沈校长家的夫人把她疼得与干闺女一般。

    不过冯晓才也不傻,玩弄了华秋吟一两回,竟起了要把她娶回家的心思。

    两人一时也不急着回家了,倒想听听华秋吟和那个男的到底都说些什么,便躲在墙角后面竖耳恭听。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大骂道:“上赶着的婊/子,就知道在这能逮到你!”

    谁要是和他分到同一个处室或者办公室,那人一准就去大领导面前哭天抢地的诉委屈,大领导也知道冯晓才素日的风评,因此大多会许给冯晓才同事许多明里暗里的好处,大约是叫他们忍辱负重多包涵的意思。

    下午放学,单星回凭着过人的社交天赋,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已经和班上几个男同学勾肩搭背的去操场论起球技了。

    两人漫步到拐角,还没转弯,便听到巷子口/爆发出一阵男女激烈的争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

百家文学 挑灯看书 儒学书屋 漫客文学 博弈书屋 博凡文轩 无忧书苑 墨道阁 百文斋 三顾书屋 爱好文学 旺仔书屋 凯翼文学 灵魂书轩 YY文轩 春风文学 聚缘书屋 半味书屋 孤灯阁 七味书屋 以山文学网 尘宵小说网 归云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紫翠文学网 青衣文学网 文渊书屋 众阅阁 静思文学网 洛熙文学网 半抹文学网 忆悟文学网 文启书库 雅轩书屋 曼香小说网 墨香书苑 碧凡小说网 书易小说网 曼文小说网 恍如小说网 沉静书屋 风范文学网 芳华小说网 高雅文学网 绰约小说网 博羽书屋 安欣文学网 顾念书屋 月影小说网 夏至阁 迟暮小说网 紫翠轩 寒荷书屋 云崖文学